中国本土心理学应用践行者

当前位置:首页 >华夏同学会

赵明:用真诚照亮一片天
2012-12-27 15:37:00 来源:华夏心理网

    “每次来上课,我在路上都跟自己说一句话:赵明,你今天是来丢丑的,课堂上你不把丑丢够,你的学费就白掏了。”
    这是在对赵明老师的采访中,笔者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坚定、执着、认真到钻牛角尖;却又宽厚、柔和、贴近如春夜暖风。是怎样的精神,把赵明老师从职业军医送上了心理咨询师的无悔之路?又是怎样的品格,让赵明成为心理咨询师中一呼群应的“领导者”?今天就让我们来细细解读吧。

初识华夏,“如沐春风”

    赵明是华夏05年第二期卫生系统班的学员。当时,他已自学了三年的心理学,对心理学的兴趣日益浓厚,刚刚决定从医务管理者的角色转到医学心理科。报到的第一天,主任就建议他报考心理咨询师。当天下午,他就到卫生部咨询报考情况,刚好碰见了华夏的邓亚梅老师。“我当时看见邓老师亲切的面容,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就报华夏了。当时对心理咨询还不了解,但看见邓老师真的是如沐春风的感觉。”或许这就是一种机缘,让赵明同华夏心理、同心理咨询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在学习的时候可能不是个让老师喜欢的学生。因为之前是学医学的,学医的讲究的是一种因果关系,一定要找出病因,才能明确论断,对症下药。而心理咨询是一种非线性关系,我们永远不知道,也不追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所以上课时,每堂课都要和老师争论。价值观中立?太不可理解了。来访者有道德败坏的情况,我怎么能中立,怎么能没有自己的看法?当时于海霞老师拿我特别头疼,因为我总在课堂上和她争论。我觉得自己真的像一个傻子一样,真的特别投入,上课下课都在思考心理学的问题。”正是这种不说服自己不罢休的精神,让赵明开始在心理咨询的道路上迅速成长,思想里原有的坚冰也开始逐渐融化……

\
赵明老师主持华夏学员心理沙龙活动


“天翻地覆”的成长

    面授班一结束,赵明就参加了华夏举办的“教师与学生心灵沟通工作坊”。在工作坊上,“张宝蕊老师给我的思想带来了天翻地覆的转变,中立、尊重、真诚,在考试教材上都有,但在这个班上真正体会到了应该怎么做,怎么说。什么样的语气、姿态,才能表达出真正的咨询态度”。

    “比如真诚,张宝蕊老师举了一个例子,一个中学生问老师,什么叫早恋。工作坊里的同学回答的五花八门,但很多都是教育的东西。宝蕊老师的答案我现在还记得:‘你问老师什么叫早恋,老师也不知道,老师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男生女生中间划道线,话都不说。现在老师看见你们男生女生这么亲密地交谈,老师非常羡慕,羡慕你们这种感觉。但是老师也看过很多像你们这么大的孩子,总体境况,他们最后成功率不是很高,经历了很多事情,最后没能在一起。所以,如果你们现在这个年龄,初中生谈恋爱,老师会担心你们受到一些伤害。’她讲了这段话之后就分析,为什么这么说。前面一段表示真诚,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后面一段表达你的爱和关心,我会担心你出现什么情况,而不是我告诉你不应该做什么。”

    张宝蕊老师的有一种自然的亲和力,她坐在那里,对来访者的真诚和尊重,就好像形成了一个气场。从此之后,赵明就在自己的咨询过程中,不知不觉地模仿宝蕊老师。

\
赵明老师(左一)听取沙龙学员讨论意见

帮助来访者“构建积极的生存意义”

    经过艰苦的转折与磨练,现在赵明老师对心理咨询的理解已经深入到后现代主义的阶段。“后现代的主导思想是一种非线性的思维。比如有一个皮球,我们一脚踢过去,根据力量、角度,大致会知道它往哪里飞。而如果是一只猫,我们不知道它的反应是什么,它可能躲开,也可能扑过来咬你。更何况你面对的是一个智商不比你低,生活阅历不比你差的来访者。用特定的理论来对待来访者,比如认为他的心理问题来自童年阴影,你只是用你的理论来套他,而没有看到他真实的感受。而后现代只是讲扰动,咨询师也不能设定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去,我所做的只是让你离开此处,通过扰动产生一个新的动力,把来访者推向一个新的位置,这个位置可能不是最好的,但肯定要比原来的好。我做的目的是让他离开此地,而不是引向何方。”

    赵明老师说,我们“在来访者面前,永远保持好奇,永远保持无知,这两点非常重要。好奇表示你对他的所有东西表示关注,无知表示你在他面前没有任何权威,你只是在陪伴。好奇的不是故事,而是来访者为什么这么说这个故事。”

    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我们“首先是解构,解构之后更要用一些新的价值观重新构建这个故事。比如《心理访谈》中有一个案例,四对新人举行了集体婚礼,其中有三对都出现了意外死亡,第四对的妻子就非常紧张,感觉是老天在诅咒他们。《心理访谈》的专家李子勋就跟她说,中国有句老话,事不过三,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到你这里肯定没事了。来访者一下子就缓解了。我们很多人,解构能力很高,挖伤口的能力很高,但却不知道如何去包扎。心理咨询不是考古学,不是侦探,而且建筑学,需要的是一种新的构建思维。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让来访者哭,情到深处都会哭。我们需要努力的是,如何构建一个故事,让它拥有更加积极的意义。”

“不是班长,胜似班长”的领导者
   
    赵明在同学之间非常有影响力,大家都喜欢和他亲近,参加他组织的活动,有什么事情也习惯了找他帮忙。说到这种影响力是如何形成的,赵明不免有一些谦虚和腼腆:“不是我刻意要去影响谁,而是在不知不觉中,给大家这种可以信任的感觉吧。”

    “如果我有什么优秀的地方,我觉得就是一点,就是我对学习的那种投入。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就不停的问。有时候我都觉得人家会不会烦我。但课后大家都可以接纳我,我觉得很感动。其实我是一个很害羞的人,每次上课的时候,在公交车上,我都要对自己说同样的一句话,‘赵明,你是来丢丑来的,你不丢完丑,你的学费就白掏了。’我给自己规定每次必须丢够几次丑。什么是丢丑,比如每次老师说谁要上来扮演咨询师,我不管会不会,我都要举手上台。有些同学会考虑话要怎么说,我不会考虑,就直接举手,就是丢丑。但丢丑换来的是收获。坐在台上和坐在台下,感觉完全不一样。虽然我每次都丢丑,每次都说得语无伦次,但同学们说,可以明显看到我在进步。可能是我对学习的这种执着,带来了大家对我的接纳和不设防。”

    “我首先不设防,我对大家是开放的,我不怕别人评价我什么,说我笑话。大概是我的不设防,带来了大家对我的不设防。”真诚,是心理咨询师的第一要求。如何做到真诚,却是难倒很多初学者的最大难题。真诚不是刻意为之的伪装,而是敢于敞开自我,剖白自我的豁达和勇气。“学了心理咨询师,我们自己也变得越来越真诚,越来越开朗。同学之间能帮忙就帮忙,比如有外地的同学来北京,我都会去看他们。有些同学课下的时候想去买些专业书,跟我打听些路程,我都会直接带他们去。”

“心理沙龙”,奉献华夏
   
    “是华夏把我引进心理咨询的大门,后来又不断参加继续教育的学习,参加华夏的活动,和华夏的老师接触,感受到华夏温暖包容的精神。在成长的道路上,华夏给我推荐了很多对我实用的课程。心理咨询让我变得越来越真诚,也越来越宽容。”

    心理咨询师的成长是不能可能只靠自己的力量独立完成的,几年来,赵明一直活跃在同学间的各种心理学沙龙中,互相督导,互相帮助,互相扶持,共同进步。近日,在华夏开始主办自己的学员心理沙龙里,赵明又义无反顾地承担了沙龙主持人的重任:“在国内心理咨询行业还不发达的情况下,要找到合适的高级督导老师非常困难。而同伴督导的方式,更亲近,更轻松,也更容易受益。”华夏搭建了这个平台,就希望有更多像赵明一样优秀的学员涌现出来。

    文学家杨绛女士说过“实践是火,文学是光”。而对于心理咨询师来说:“自我成长是火,咨询技术是光。火有多高,光才能照多远。”赵明愿意和更多华夏的学员一起,共同擎起心理咨询探寻之路上的火光,把更多在黑暗中摸索的心灵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