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本土心理学应用践行者

当前位置:首页 >华夏同学会

“认知”随想——山东烟台王春福
2013-06-18 17:15:00 来源:华夏心理网

    在整个学习过程中,对认知治疗的学习,我是一拖再拖,一直拖到剩下最后一门课,不能再拖了,才学习的一门课。我眼中的“认知”,也一直处在变化中……

    刚接触认知疗法,印象最深的就是苏格拉底“辩证法”,看着苏格拉底通过接连的反问,一步步迫使对方不断推翻自己的论点,最后引出矛盾和谬误,最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观点不合理。我心里很不落忍。心想,来访者的自信心、自我概念在遭遇挫折后,本来就已经受到严峻挑战或冲击,咨询师再进一步证明其弱智、错误,明显有落井下石之嫌。把人搞的那麽狼狈,也太狠心了吧?此时此刻,来访者需要的是理解、支持、鼓励、关爱,认知疗法断不可用。话不投机半句多。走了!

    后来,为了“应试”,不管喜欢不喜欢,还是得学习认知疗法。刚看了几眼,心里又开始嘀咕了,这像“话”吗?哪有人这样说话呀?这麽“逻辑”,这麽死板,多累人啊!假如,真这样咨询,谁还敢来呀?就算不小心撞进来了,谁下次还会再来呀?——我似乎看到了来访者惊诧的眼神儿,疲惫的神情。可是,为了“应试”,不学不行啊!既然不喜欢,只能死记硬背了。仗着几分小聪明,倒也把一些常用概念记下了,什么“表层错误观念”了,“核心错误观念”了,“自我审查技术”,“语义分析技术”考试之前,都背过了。当然,考试过了,很快又都忘了。

    记不清什么时候了,我很是喜欢过一阵子精神分析,甚至有点着迷。考咨询师前,接受培训时,又接触过几个喜欢使用精神分析并有一定造诣的老师,知道的多一些了,从他们嘴里,进一步夯实了我对认知疗法的“不喜欢”。那印象就是,认知疗法治标不治本,并且很难长治久安。比如,“如果是深层的东西怎麽办?”“如果他(她)也知道该怎么想,可就是做不到,情不自禁,怎麽办?”比如,手淫,知道不该,可是又管不住自己怎麽办?因此,认知疗法充其量也就是“小打小闹”。后来,也确实碰到了和老师讲的情景很类似的情景,来访者坚持说,“你讲这些道理我也懂,可我就是做不到。怎麽办?”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不“正眼看”认知治疗。

     2008年10月10日,入选“中国百名心理咨询师助学成长计划”学员,按规定开始再次学习认知疗法。或许与华夏教学课件特别精美有关,与华夏每门课程都能得到及时的辅导有关。或许与认知疗法也在成长、完善、成熟中有关。或许与我自身水平在不断提高有关,终于有一天,我躁动的心忽然被“认知”抓住了,其中,不少过去不屑一顾的东西,忽然成了“宝贝”。一些“认知”过去在我眼中的问题,也都不再是“问题”。只要操作得当,咨访关系未必遭到破坏,来访者的自尊心也未必受到挫伤。认知疗法可以“小打小闹”,可以进入意识层面,——自动性思维,也可以深入来访者前意识,——中间信念,甚至潜意识——核心信念。认知疗法,也并非只是粗浅的文字游戏,逻辑游戏。例如,我过去曾经和大家分享过一个案例,——《一则大学生人生价值探索案例》。来访者小周,女,27岁,大本,父母都是农民,姊妹两个,有个哥哥。来访目的,有七、八年了,干什麽都提不起兴趣来,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希望能提起兴趣来,能活的像个人样。认知治疗的目的即在于纠正个体 “不恰当、歪曲”的想法,并借此改变个体的情绪和行为。据此,咨询师在第一次咨询中就引入了认知疗法的元素,帮助来访者从过去“光看到了自己的毛病”,到“既看到了不够好的地方,也看到了不容易的地方,宝贵的地方。”帮助来访者从自己以往的生活中,从“无价值”感中,寻找“价值”,看到自己的人生价值。构建积极的自我意识。取得了明显疗效(评量技术:从0~6)。认知疗法的经验告诉我们,自动化思维是最浅层的、最容易被识别的;而核心信念则是最难以识别和最难以纠正的。与精神分析一样,如果要真正改变来访者,仅仅是对自动思维(意识)进行纠正,只能起很小的作用。要想让来访者彻底改变,必须对来访者的核心信念(无意识)进行干预。考虑到来访者负面核心信念可能是“我无能”、“我不可爱”,第二次咨询时,咨询师主要帮助来访者就其负面核心信念,进一步探索、挖掘,帮助其感受、体验早年经历中的已有知识和经验(“我从小不是那种特受欢迎的孩子。小朋友很少和我玩。大人们也从来没有人夸过我。”)对其现在产生的影响,使其潜意识(“我不可爱”,“我无能”)意识化。针对性的进行心理干预,疗效十分显著。咨询结束后,来访者还专门发来短信表达谢忱。

    写到现在,越发糊涂了,我不知道是认知疗法在成长,还是自己在成长,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