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本土心理学应用践行者

当前位置:首页 >华夏同学会

赵洪敏:“云山雾罩”中的收获
2014-09-03 10:59:00 来源:华夏心理网

   学习完《认知治疗》课程已有近三个月的时间,在课程结束的这段日子里,每当有人提起认知疗法时,我总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云山雾罩”的感觉,似乎还有一种对认知疗法说“不”的拒绝的感觉。静下心来,慢慢回忆学习课程时的情景,细细体会近日常会对人说的“小时候缺乏动手能力的训练,发展了我对事件的发达省思能力”,突然间意识到这似乎与“云山雾罩”的感觉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这是认知治疗课程带给我的最大收获。

一、“云山雾罩”中闪现着童年记忆的碎片。

    近段时间,在陪伴着两岁大的儿子一起快乐玩耍的过程中,我的脑海中不知从何时开始常会闪现小时候自己一个人坐在箩筐里的场景,这是后来妈妈说给我听的成长故事,解释说由于当时家里地多人少,为了去地里干活,不得不用这样的方式将我圈在家里或地头,以免我爬到她找不到的地方去。

    当这个场景出现时,心中时常会有一种“箩筐限制了我的动手操作能力发展”的念头,随后出现的语言表达是:“我是一个爱静不爱动的人,我动手能力不行,对于外部事件,我更多的参与方式是思考、省思。”

    在今天写课程学习感受的过程中,我突然间意识到经常闪现的这一场景与“云山雾罩”感觉之间似乎有某种内在联系,它映射着我核心信念里的某些东西,这是认知治疗课程带给我的最大收获。

二、对“云山雾罩”感觉的认知理解。
    结合对童年记忆中“碎片”的理解,我尝试着用认知治疗的方法对自己“云山雾罩”的感觉进行自动思维、中间信念和核心信念方面进行剖析,竟然发现了前所未有的收获:

     在“我没有太多动手能力”的核心信念影响下,我产生了“我不适合学习有较多动手能力要求的治疗技术”的态度,在感到认识疗法需要配合行为训练时,我做了“如果认知治疗需要配合行为训练才能发生作用,那是不适合我学习的治疗技术”的假设,我给自己定下了“学就要学像精神分析那样的不需要太多行为训练参与的治疗技术”的学习规则。于是,自动思维向我发出了“不要学习认识治疗技术”的号令,并借助“云山雾罩”的“烟雾弹”加以迷惑和干扰。

三、“云山雾罩”刹时消失中觉察 “治疗抑郁症”情结。

    在认知治疗课程学习的过程中,当听到认知治疗对抑郁症有较好的治疗效果时,我头脑中“云山雾罩”的感觉刹那间消失了,并且表现出相当积极的学习兴趣,也为学习注入了较强的动力,促使我顺利完成认知疗法课程的学习过程。
     回头看看头脑中刹那间消失的“云山雾罩”感觉,以及突如其来的学习动力和兴趣,让我感受到当初不管怎样都要立志做一名优秀的心理咨询师的原动力--治疗让父亲感到痛苦、让全家人感觉无奈的抑郁症。虽然经过几年的心理咨询技术的学习和技能的训练,能慢慢地接受“让父亲带着症状生活”的理念,似乎也隐约地感觉到抑郁症对父亲和全家人来说已经不具有太多的威胁了,但从认知治疗课程的学习过程中表现出的行为和反应来体会,仍然能感觉到这种“治疗抑郁症”情结所带来的巨大力量。

    在感谢这种力量所带给我对心理咨询职业的强大学习动力的同时,也是慢慢地尝试着将心理咨询师之路的原动力转换为自我价值实现及人生目标追求上来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