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本土心理学应用践行者

当前位置:首页 >华夏同学会

周红:认知,此生不能没有你
2014-11-25 11:27:00 来源:华夏心理网

   如果说,“叙事疗法”是一淑女,温柔婉约;“焦点解决”是一帅哥,干脆利落;那么“认知治疗”就是一位老先生,表情严肃,态度严厉,治学严谨,要求严格,让一贯率性散漫的我很是发怵,没有了学习“叙事”和“焦点”的热情,感觉是为了完成任务,为了一纸证书而学。当终于完成最后一门考试,成功申得证书的一刹那,“哦耶~”我仿佛是孙悟空逃离如来佛的掌心,一个筋斗翻到九霄云外,兀自逍遥去了。

    殊不知这九霄云外仍然属于如来佛掌心之中,或者说如来佛法力无边、无处不在。有时,他化身华夏老师出现在我面前,敦促我温故知新、完成作业、巩固提高所学知识。有时,他以“老先生”的面貌隐身出现在我的咨询室里,陪伴我一起面对来访者的问题,发现来访者的自动思维、核心信念和歪曲认知;及时提醒我澄清来访者主要问题,明确或修正咨询目标,调整来访者治疗期望;悄声告诉我要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利用来访者自己的事例,让来访者理解情境、思维、态度与情绪、行为表现的关系……渐渐的,我发现我在工作时已经不能没有“老先生”了,即使有时候我是带着“淑女”和“帅哥”走进咨询室的,但在与来访者交流过程中,我还是会频频寻找“老先生”的身影,并在适当的时机让“老先生”出来说话,往往在一番语重心长之后,我的来访者就会表现出一种豁然开朗的神情,让我倍受鼓舞,很是轻松和欣慰。我的咨询过程,也越来越顺畅,显现出了条理性、程序性、规范性和完整性。就这样,我完全被“老先生”征服,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脱离了他厚实的掌心,没有了归属和方向。

    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在生活中也离不开“老先生”了,他已经成为了我的良师益友。在我痛苦、彷徨、失意和落寞时,他会轻拍我的心口,轻点我的额头,让我能清晰的看到大脑中闪现着怎样的自动思维,这些自动思维来自哪些歪曲的认知。还记得那次收到班主任肖红老师的邮件,其中有感谢分享学习经验的同学,心里特别温暖,因为我也是其中的一员。但是在随后列举的学员名单里面没有看见自己的名字,情绪顿时一落千丈,很是郁闷、失落。这时,“认知先生”及时来到我身边,悄悄问我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小的一件事会让自己情绪低落?是啊,为什么呢?当我没有看见自己的名字时,第一感觉就是自己被肖老师遗忘了。“可是你为什么会产生这一自动思维呢?”认知先生问,“是肖老师真的把你遗忘了,还是你内心深处希望自己被重视?”可不是么?我确实害怕被人忽视。“于是你抱着被人忽视很糟糕的态度,遵循‘我做的事别人应该记住’的规则,假设‘如果我做的事别人能记住,就说明别人重视我’,所以当你发现分享名单中没有自己的名字,就产生了‘被遗忘’的自动思维,并引发出种种不良情绪…… ”认知先生一席话,说得我面红耳赤、羞愧难当——是的,我确实是这样的,而且还因此对撰写“认知治疗学习感受”产生了排斥,认为写不写学习感受老师都不会注意,何不偷个懒呢?而事实证明,华夏的老师时刻在关注着我们,千方百计为我们的学习和成长创造条件,除了制作精良的一门门课程外,还为我们提供了讨论答疑、咨询论坛等讨论平台,举办网络督导、征文大赛、学习经验分享等形式多样的活动,每一篇提交的作业,都有专门的老师点评,可谓是高度的重视。还有,当初肖老师让自己去与大家分享学习经验,也说明肖老师像关注别的学员一样关注着自己。更主要的是,当初自己之所以愿意做这件事,是觉得这是报答华夏的好机会,也是与大家交流的好时机,并非为了引起别人重视才这么做的。那么当这件事做过之后,别人记住不记住有什么区别呢?分享名单漏了一些人的名字(我知道同时被遗漏的还有王春福同学),也许是工作人员一时疏忽,也许是因为我们两人的分享时间在后面,而统计时间在前,等等。总之,这件事与别人是否重视自己完全无关。同时,别人对自己是重视还是忽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怎么看待自己。

    行文至此,我看见“认知先生”频频点头,我好轻松、好高兴啊。如果说,一开始我把“认知治疗”看成一位古板的老先生,有点敬而远之,那么现在,这位老先生在我眼里已经变成了一位睿智的师长,成熟稳重、和蔼可亲、循循善诱、谆谆告诫,成了我工作中举足轻重的指导者,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陪伴者。我知道,今生今世再不能没有这个师长了。我为自己同时拥有“叙事美女”、“焦点帅哥”、“认知先生”而欢欣鼓舞,我会珍惜这个缘份,与他们建立和谐的关系,大家亲密合作、团结互助,共同打造心理咨询新天地,创造温馨灿烂的美好生活。


相关热词搜索:认知疗法
上一篇:赵洪敏:“云山雾罩”中的收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延伸阅读:
  • 赵洪敏:“云山雾罩”中的收获(2014-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