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本土心理学应用践行者

当前位置:首页 >心理百科

移情
2015-01-13 10:26:44 来源:华夏心理网
 
    移情(Empathy),一个人感受到他人的情感、知觉和思想的心理现象,又称感情移入。移情有多种类型,例如,情感的移情,指个人在情感上体验他人的内部情绪;认知的移情,指个人在理智上洞察、理解他人的内部经验;预期的移情,指个人预期他人在具体情境中的情感反应。

    一些早期的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如M.席勒和W.麦孤认为移情是所有现实社会关系的基础。根据这一广义的界说,许多理论家和实际工作者都试图探究这一术语的含义,但彼此侧重的方面却略有不同。于是,就出现了关于移情的各种说法和理解。

    第一种说法和理释导源于精神分析学说,指患者把自己在儿童时期对父母的情绪依恋关系,按照重复和被动强迫性等原则,转移到精神分析治疗者身上,治疗者成了其双亲的替身。这里,移情又可以分为正移情和负移情。在正移情的情况下,患者对治疗者产生爱慕之情,并希望从身上得到爱恋等情感上的满足;在负移情的情况下,患者感到治疗者像双亲形象那般不公正,冷酷、可恨,并对他控诉自己在童年时期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精神分析的移情技术就是让患者退回到儿童时期与双亲之间的不正常的情绪关系并重新体验这种情绪关系。同时,通过对移情的解释,使患者领悟到其与治疗者的关系实际上是其先前的情绪扰乱的反映。这样,就样,就可以消除过去所留下的心理予盾,从而达到治愈的目的。

 第二种说法和理解导源于医学心理学的观点,指一种合理的、良好的医-患关系。心理学家C.特鲁克斯在治疗实践中悟出,医生对患者的理解,特别是医生对患者的情感,会直接影响医-患双方舒畅的心情和有效的效流,同时也有助于患者正确看待自己的病情。后来,有人将特鲁克斯的理论应用于实践,并用实验手段测试这一双重的移情作用。结果表明,医-患的双重移情有助于解除患者的疑虑和负担,确能产生一定的效果,但也带来了两个问题:(1)如果医生不能因事因人适当控制移情,而是一味附和患者,那就会使医生和他要授救的患者一样淹没在焦虑和沮丧的海洋之中,或者除了抱头痛哭之外并不解决问题。(2)移情的核心尚未不清楚,也就是说,在具体的治疗过程中,移情的目的究竟是为了澄清患者的认识,还是为了唤起患者的情感。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在治疗上产生混乱,不知道其目的是确定的还是随意的,其疗效是直接的还是派生的。

 这三种说法和理解导源于认知心理学的见解,指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内心经历名体验的理智理解。心理学家R.戴蒙德认为,移情的认知作用表现在它能增进两人之间的交流,而且作为移情的结果,移情者将会更多地去喜欢、帮助和接受别人。这就是说,在人际交往中,一方对另一方内心体验的理解,会使彼此的感情相互作用;当一个人理智地理解到对方的某种情绪时,他便能预期他人的行为,从而准备恰当反应。后来,心理学家L.克龙巴赫在这一理论的基础上设计了移情的认知测量。该测量是将不同的个体经历和体验编制成问题表,用角色舒述或行为的方式呈示出来,要求被试在看了这些问题表之后,总结和预示表中角色的行为,并估计自己可能作出的反应策略。他认为这种测量充满了多重决定,因为移情者必须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和认知能力对别人的内心生活进进预示和理解。当然, 们在运用这一测量时也发现了问题:(1)如果表中的角色体验恰巧与移情者很相似,则移情者的得分就会很高;(2)测量不能保证移情者是否用一个简单的原型代表他人,然后引申出别人符合这一原型;(3)一个人能够理解他人不一定要运用与他人建立关系的能力,虽然移情的激发在实际生活中是可行的,但理论上尚有欠缺。

 实四种说法和理解导源于社会心理学的探索,指一种情感替代形式。当一个人感知到对方的某种情绪时,他自己也能体验到相应的情绪,即由于对别人情绪的觉察而导致自己情绪的唤起。心理学家索兰德曾做过这样一个实验:他让他的助手在热疗器的不同热度下表现出“痛苦的”、“中性的”和“愉快的”三种情绪。在被试观看“接受热疗的人”的时候相继向他们发出三种指令:(1)想象自己处在他的地位时如何感觉;(2)想象他如何感觉;(3)密切注视他的生理反应。与此同时,用仪器测量被试掌心出汗、血管收缩等生理变化。结果表明,在执行主试第一和第二个指令时,由于“痛苦的”、“中性的”和“愉快的”三种表情作用,被试的生理状态出现了明显的差异,而这种差异在执行主试第三个指令时则并不出现。该实验不仅证明了移情作用的存在,而且证明了态度倾向对于移情的产生具有重大作用。

 心理学家E.斯托特兰德认为,产生移情这种情感替代形式的条件很多,其中有两个条件是起决定作用的:(1)移情者在与别人相互作用中发现自己与别人在体验上的相似性,由于体验了别人的经历而对移情者现今和继后的生活产生一种信号,从而产生移情;(2)移情者想象自己与别人有相同的经历和体验,由于在想象中替代了别人,于是移情的情感激发便在自我共鸣和继后的心理变化中反映出来。这两个条件产生的心理过程与第三点讲到的客观地理智地理解别人有所不同。例如,在儿童身上,儿童与父母之间通过相似性体验和想象而产生的这种情感替代形式,对儿童今后的成熟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婴儿一开始没有能力区分自己和他人,常常认为自已的体验也就是别人的体验。当他的自我逐渐形成时,他开始认识到自己和他人是有区别的实体,于是发现自己的情感与父母的情感既有相异性又有相似性,父母苦恼时他会跟着苦恼,父母欣喜时他会跟着欣喜。以后,他会把这种情感内化和延伸,借助想象的手段把别人的体验与自己的体验联系起来,因此听说某同伴失去心爱的玩物时,他会在想象中产生相同的情感体验。成人也一样,有时甚至会在某种程度上由于想象自己处于他人的境地而退化到童年的心态,原因是他童年时也有过同样的经历。

 正如斯托特兰德在《想象、移情和帮助》一书中指出的那样,移情的这两个条件的心理学依据是:(1)移情具有预示的属性,并表现为一种意识。移情的预示属性表明一个人会由于从他人提供的信息或刺激中预示自己与他人具有相似的体验而产生移情,不管这种信息或刺激是来自他人的面部表情、口头报告,还是具体行为;移情表现为一种意识是指移者在作出情感替代时,总是能意识到他们正在做的事情的。(2)以想象为基础的移情不同于纯粹的认知探索,但它可以与认知交互作用,构成一种思想过程。正因如此,人们甚至可以移情于一个演员或虚构的人物。但更多的是,想象与预示相结合,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更多地移情于那些与自己有相同经历的人。

 第五种说法和理解导源于品德心理学的研究,指一种对别人的利他主义行为或助人行为。心理学家L.巴特森认为,当移情被指导,并且有目的地引发时,它能够产生对别人有很大帮助的,甚至利他主义的行为。他的研究发现,当移情作为一种个人特性,而且当帮助的行为容易办到时,就会产生利他行为。例如,如果父母和他们的孩子有一种和谐温暖的关系,父母经常有意识地让孩子注意自己的行为对别人幸福的影响,那么孩子将会更好地体会别人和对待别人。J.阿龙弗里德在其《品德与意识》一书中也说到,“愿意帮助成年人的孩子通过一系列他们自已的幸福与成人的幸福之间的联系而明显地学会了与成年人之间的移情”。

 但是,另一方面,斯托斯兰德等人发现,在难以帮助遭受痛苦的他人的情况下,移情者会试图通过“凝固”他们自己而在心理上逃避这种不舒服。因此,他们得出结论认为,在利他行为易于产生的场合,移情可以导致利行为,但在利他行为不易产生的场合,则可能导致回避不愉快的移情。巴特森则认为,如果一个人不仅仅是移情,还有同情他人的话,则这种逃离不舒服境遇的移情就很少发生。这就是说,情感驱使他们去帮助别人,使他们产生怜悯、同情和善意的感情。但是,在自我共鸣的因素中,这种同情-移情与移情是有区别的。同情-移情是以稳定的、积极的、怜悯的情感对待他人,而移情的替代形式只是指体验到与他人相似的经历和体验。因此,同情属于比移情更高的层次。当然,指导一个人去想他人的经历和体验从而产生移情,其中也可能产生同情的自我共鸣。研究表明,女性的自我共鸣程度要比男性的自我共鸣程度高,或者说,当人们观察他人经历的各种感情时,女性要比男性表现得更有移情作用。


相关热词搜索:移情
上一篇:催眠术:一种研究工具
下一篇:开学恐惧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