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本土心理学应用践行者

当前位置:首页 >咨询案例

被古怪恐怖念头困扰的“幸子”
2014-07-16 17:25:00 来源:华夏心理网

疾病分类: 神经症(强迫性神经症;恐怖症;强迫性疑虑症;强迫性联想症)
常见问题分类: 青少年心理问题,自我成长问题
治疗方法分类: 行为治疗、“戴尼提”听析治疗,”认识领悟疗法,森田疗法,心理调节术、催眠疗法,气功疗法,体育疗法

姓名: 李某 性别: 女 年龄: 21
教育程度: 某大学法律专业三年级学生 社会经济地位: 一般 婚姻状况: 未婚 
外在表现: 略1
咨询与治疗全程


[来访者的情况]

 李某,女,21岁,某大学法律专业三年级学生

[主诉及咨询过程]

(一) 来访者病情:

 上学时,看完电影“血疑”,便怀疑自己身上也长斑,有好一段时间心理忐忑不安,总怕自己得了白血病。初一时,有一次妈妈不在家,哥哥临时做了一顿饭,吃饭时,突然产生疑心:这饭里会不会放了毒药。从那以后,有好长一段时间吃不下饭,人也变得抑郁不安,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后来父亲把她从公社所在的学校转到了县城,生活发生了变化,一直保持在快乐的生活之中。上高中后,有一次回家割麦子时,心里又产生了一个奇怪念头,总觉得镰刀割的不是麦子,而是一个个人头,在脑子里幻想出了那种镜头,当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以后每次想起这件事,就心惊胆颤。后来,全家搬到县城,这种念头便渐渐消失了。进入高三学习比较紧张,最后以全县文科第一考取了XX大学。但在即将赴校的前一段时间里,又出现了一些症状,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很奇怪,既便熟悉的人也很陌生,并且常常心烦意乱,一个人偷偷地流泪,去医院诊断为脑神经衰弱,服用了一些药,感觉稍微好一点。大学一、二年级,脑子里再没有出现怪异的念头。只是情绪波动很大,经常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心烦意乱,并且每隔一段时间便觉得心里很烦,干什么也提不起兴趣,晚上经常睡不着觉,一睡着便做恶梦,且睡着前眼前常常出现许多恐怖的现象,但第二天便忘却了,所以当时也没在意这件事。然而,二年级结束的署假回到家后,又一次”旧病复发”。当时是怀着一颗即将见到父母的愉快心理回到家的,但没想到第二天,当看到母亲用菜刀切西瓜时,自己的脖子突然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

   从那以后,脑子便被这个念头一直包围着,一想起便出一身冷汗,想控制又不能,便用睡觉来排除这个念头。但一醒来,脑子里还是这个念头,发展到后来,看见剪子、斧子、刀子甚至一根绳子,都产生同样的感觉。以后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有时甚至会下意识地促使自己去想一些恐怖的念头。比如走过某个圆形门时,便想象那儿有个”吊死鬼”;甚至有时和小外甥单独在一起时,会冒出:”我会不会害死他?”的念头。就这样,一个暑假,脑子被这些恐怖念头充斥着、折磨着;时常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虚无漂渺的世界,周围的人都很奇怪;有时常常会认为自己的神经是不是出了毛病,会不会发疯。一想到那些奇怪的念头,便一下子对未来失去了信心,缺乏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未来的生活。

(二) 来访者家庭环境及其个性情况:其父母是县城干部,教师,家中兄弟姐妹共四个,家庭环境比较好,只是该生自小体弱,性格内向,常常喜欢自己一人想事,自称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心胸狭小,多疑的人,父母比较矫惯她,在家很少干活。从小父母就一句轻轻责备,兄姐们善意的玩笑,常常禁不住而偷偷流泪。稍懂事时就把自己封闭起来,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

(三) 来咨询时的印象:情绪是消沉、忧愁的;同宿舍同学也为她常忧愁而感到无奈,好朋友也只是一起发愁,陪着流泪。初步印象是幻觉、妄想、强迫观念。

(四)咨询目标及治疗过程:第一次会见重点是了解病史,作临床评估。了解病情发生过程。并向宿舍学生、好友或家庭了解她的各方面情况。了解到患者第一、二年级学习成绩较好,二年级暑假前还获得二等奖学金;与家庭、同学关系均较好;只是情绪波动起伏大,近期始终是压抑、抑郁,觉得没有前途,没有前进的信心和勇气了,很悲伤。

    治疗过程:咨询者先开导来访者,给她充分的信心,表示愿意帮助她,希望给予配合。决定治疗的第一阶段首先进行心理测量获得科学数据,了解来访者个性、性格各方面的状态;先作”16PF”及”MMPI”测量;同时用”戴尼提”听析法进行第一段治疗。这种疗法要求患者每隔两天就必须来一次。

    咨询情况:从1月8日到1月14日连续4次,作了两种测验,作了”戴尼提”听析3次。16PF结果:心理健康15(平均22分),适应焦虑型是7.6,感情用事与安详机警型3.7,怯懦果断型是5,聪慧性B=3,独立性Q2=3,怀疑性L=2,敏感性I=7,忧虑性O=8,实验性Q1=8,紧张性Q4=10说明心理不健康、忧虑、激进、紧张困扰、依赖感强。进一步做MMPI测验,结果有几项偏高,尤其是抑郁D=88,癔病Hy=84,精神衰弱Pt=84,精神分裂Sc=84,测试与她的外在表现有一致性,如有古怪的感觉体验、妄想和幻觉、依赖、悲观、苦恼、过分控制和自罪、有高度的精神压力等现象,可以确诊她是强迫症的患者。

    用”戴尼提”听析法目的是调整她的思维方式,先让其倾诉其最可怕的古怪念头,达到”渲泄”的目的;三次听析能自述到幼儿园老师自杀的表象情景,追忆到二岁时的情景。来访者经过渲泄情绪稳定了一些,但仍怀疑自己有生理病症。

    紧接着两次咨询:重点采用认知-领悟疗法,目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听析,按”戴尼提”原理是去除了印痕锁和痛苦情感负荷,复返能力有所提高,在此基础上,适宜采取认知-领悟疗法,使李某与咨询者一起分析她所产生那些古怪念头的原因,社会因素及其现实中可能存在性,帮助她认识自己的想法、认识和行为之间的关系,指导患者监测情绪变化的方法。同时再布置一些必要的作业:在宿舍里为大家做些事,如帮助宿舍搞卫生、打水值日等关心别人的活动等。告诉李某她的古怪想法人人都会偶尔冒出来,但一般都不去多想,多顾虑。恶梦情况别人也常会有,告诉她不要去多疑,设法排除自己的妄想,排除那些偶尔出现的事件,排除那些不必的分心;告诉她并没有生理疾病,要求其正确认识人生道路,要控制自己、暗示自己不去想悲观、悲惨的情景,要求她生活规律化,注意劳逸结合。

    进一步咨询时,检查她的生活计划执行情况,如作早操、课间锻炼了没有?想什么了?学习精力集中否?根据她的情况,如有时还出现其他念头;有时学习不集中,且乱想一引起其他事(如宿舍里发生的事等);有时有恶梦等,教会她作”守窍”练习;早、晚的同步跑以及心理调节(放松练习)术。过了一个寒假感觉已有好转。寒假中开始能控制自己找事干。

    接着开学来进行第二阶段治疗,每周一次咨询,连续7-8次,每次监督她认真做“守窍”、回去早晚的”同步跑”、心理调节术有目标有计划学习、为大家服务等方法;还检查她日常思考什么、怀疑什么、计划执行情况、情绪怎样等,进一步在用认知-领悟疗法、行为疗法的同时选用森田疗法;让她在出现怪念头,或每次作完放松练习时,暗示自己:”听其自然吧”,“不去想它了”,”没有什么想的了”,“不想、不想”。使来访者在认识到自己个性特征,认识到是由于自己的想法不对头(思维方式不对),是由于自己过分焦虑造成,不要把病看得过分严重,应该顺其自然,不要把注意力总放在怀疑身体有没有病上;治疗中使患者自己感觉并认识既然没有病,就可以好好下些功夫有信心把学习抓好,使自己有目标、有计划的生活。一直到4月份,该生情绪比较开朗了,能积极的配合治疗和排除杂念,主观感觉已经好多了。4月12日又作了一次16PF测验,结果指标没有明显转变。

    第三阶段治疗:根据上述情况,再作二次”戴尼提”听析。要求她写下考试、考研、英语过级复习计划,继续作好行为疗法,体育疗法,心理调节与森田疗法等,矫正独自多思多疑的毛病;中间加上每一次催眠术,帮助更快转移注意点。在她认为自己已经完全好时,有意识问她看见刀子什么感觉,看见剪刀有什么感觉,回家愿意帮助妈妈用刀切菜的感觉,用厌恶疗法,强化方式帮助去掉印痕。这样的咨询坚持了二个多月。7月份考试后,患者要去外地实习,给她布置了作业:记日记、作计划、做放松练习。实习到了保定,每个月能写信来谈情况,感觉越来越好,能控制自己;同时还能把情绪自己转变的体会,告诉给一起去实习的同学。9月份返校来咨询,情绪很好,很开朗、活泼,准备考研究生;再作一次16PF测验,结果多项指标有了明显好转,心理健康提高到了23,紧张性Q4减到8;感情用事型升到了5.7,焦虑型减到5.根据她后半年的表现,我认为她确实是基本痊愈了。92年9月以后,咨询基本上1-2个月一次,或自感不适时来一次,这是第4阶段。到93年1月李某在患病约1周年时又来到咨询室,说自己勉强把期末考试、过级考试及研究生考试过去,不太好的现象又出现了几次;对她又进行了二次治疗,让她立即放下紧张的学习,加强劳逸结合,注重行为疗法、心理调节术,要求她回去仍坚持作这些练习。约三、四天后自感症状消除了。之后我们仍注意观察和追踪她的情况,看来仍不能大意,强迫症是须要较长时间耐心治疗并使其根治的。

[总结]

    根据来访者1年来的情况,以及治疗的效果来看,该生应确切的诊断为强迫表象症状,是神经症系列而不是精神分裂症。因此一般的咨询员是可以得到效果的。这种强迫表象症状出现与其人格特征,家庭环境有直接关系,突出表现比较胆小、拘谨、感情脆弱、焦虑、忧虑、依赖感十分强。初步采用行为治疗、”戴尼提”听析治疗,”认知-领悟”治疗、森田疗法、心理调节术、催眠和一些气功、体育等可行的治疗方法。一年的治疗效果明显,但是否根治,还应追踪治疗,尚需在实践中去得到检验。

专家点评或综述
    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咨询治疗案例。来访者的症状表现复杂多样,如有明显的疑病倾向,对刀状物的极端恐怖、神经衰弱、抑郁焦虑、幻觉、妄想、强迫症状等,且病程较长,可追潮到小学低年级。这对诊断带来了一定困难。咨询员根据来访者自知力强,对自己的症状深感痛苦,求治心切,主动咨询,态度配合等首先排除了精神病的可能性。在充分了解来访者主诉及成长过程的基础上,采用卡格尔16种人格因素及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分析,诊断为强迫性神经症。该来访者的强迫症状主要表现为强迫性疑虑及强迫性神经症。该来访者的强迫症状主要表现为强迫性疑虑及强迫性联想。例如,怀疑自己长血斑得白血病,怀疑哥哥做饭放毒药。强迫性联想主要表现为一看到某种刀状物就反复联想到可怕的情景。如看镰刀割麦子,菜刀切西瓜就联想到杀人。

    咨询员在治疗过程中,根据来访者特点,将咨询分成四个阶段,历时一年多,采用了多种咨询方法。其中森田疗法比较适用于强迫症、恐怖症与焦虑症。咨询员向来访者说明她的症状,要求她以顺其自然的态度接受自己,不要过多地注意症状或勉强克制症状,以免增加焦虑和紧张。同时指导她把学习和生活安排的紧凑而有规律。从案例由可,效果是明显的。一是可以从来访者症状减轻得到反映,二是可从第二次心理测验结果得到反映,咨询之初,来访者的心理健康得分15,低于平均22分;咨询后期,心理健康得分23,明显改善。紧张性也由10分减至8分,焦虑型也由7.6减到5分。

    对于强迫症患者,一般认为如果病前个性健全,病程呈间歇性,焦虑与抑郁明显的病例预后较好;病前具有强迫型人格,起病年龄早,症状严重者预后较差。对于这例强迫症患者,咨询员在总结中提到了追踪治疗。如果咨询效果进一步巩固还需长期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