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本土心理学应用践行者

当前位置:首页 >咨询案例

神经性皮炎 and 心理因素
2015-05-11 15:12:54 来源:华夏心理网
 
疾病分类: 与心理因素有关的生理障碍(其他——神经性皮炎)
常见问题分类: 自我成长问题
治疗方法分类: 行为疗法

姓名: 略 性别: 女 年龄: 22
教育程度: 高中毕业 社会经济地位: 国营药店职员 婚姻状况: 未婚 
外在表现: 心情烦躁,多处皮肤破溃 

表现出的问题:
    患者心情烦躁,皮肤瘙痒,久治不愈。

既往生活史与当前生活情景
    3年前,患者渐渐觉得皮肤瘙痒,尽管勤洗涤、勤换衣仍是如此。因而心烦,不断挠抓皮肤,常常抓得遍身鲜血淋漓。她曾服过中药、西药、涂擦过各种药膏、洗济,还看过皮肤科医生,但病情总是时好时歹。因而脾气日益暴躁起来,动辄吵闹不休,故其父带她来看精神科。

    患者原本是个文静多思、极其温柔的女孩子。家里除了在邮局工作的父母亲外,还有一位妹妹。她与妹妹是双胞胎,因为大妹妹半个小时而做了姐姐。两人小时装扮一样,幼儿园、小学、中学都是在同一个班读书。只是患者显得老成一些,像个姐姐,妹妹显得天真一些。父母把姐妹俩看成掌上明珠,但表扬得多的总是患者,责骂得多的总是妹妹。3年前,高考之后,情况有了变化。妹妹考上了大学,一家人高兴得不得了。患者虽未考上,也还为妹妹高兴。暑假里,并不宽裕的家庭却比较气派地为妹妹添置了衣物和生活用品,串门的亲戚朋友、高中同学络绎不绝,使这个素来冷清的平民之家颇有点门庭若市。相比之下,静坐一角的患者便显得有些被冷落。尽管妹妹一再安慰姐姐,并在姐姐面前努力节制自己的兴奋;但姐姐还是发现了,人们,包括一贯喜欢自己的父母对妹妹的兴趣远远超过了对自己的兴趣。

    于是,她开始觉得不自在,时不时出现皮肤痒痒,用手一挠,更是痒不可忍。但她忍耐着,发愤学习。由于她本来就成绩不错,因而轻松地通过了招工考试,经过短期培训,然后分在市内一家国营医药店当职员。虽然参加工作了,因为仍住在家中,所以父母便没有怎么张罗,也很少有亲朋友上门祝贺。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平淡。

    此后,皮肤瘙痒逐渐加剧,经多种治疗每次治疗起初还有些效果,但接近痊愈时又每每复发。挠抓厉害的地方,常常是鲜血淋漓。以致夏天不敢穿短袖衫和裙装,唯恐暴露破烂不堪的皮肤。因此,父母急了,到处打听偏方秘方,还送她去百公里以外的温泉去洗浴。但病情仍无根本的好转。父母已对她关怀备至,在外地上大学的妹妹也常常寄给她广告上宣传的最新药品,亲朋好友好纷纷前来探视,介绍医生。只是病情始终未愈,而且患者凭添了几分烦躁。

心理社会发展历史
    1、促使因素——妹妹考上大学,患者未考上,父母及亲友对妹妹更感兴趣,开始觉得不自在。
    2、强化因素——生病后,父母及亲友对她十分关心。

既往健康状况与治疗史
    曾看过皮肤科,服过各中西药,涂擦过各种药膏、洗剂,还洗过温泉,均无效。

专家分析、评估与治疗过程
    医生检查了患者,皮肤的病变是实在的。患者也想治愈。她的暗示性较高,第一次就诊时,见她颈部因搔抓已破溃,为防感染,我告诉她,颈部皮炎已在好转。第二次面诊时,见其颈部果然溃部收敛,而下肢却在加剧。通过精神状况检查得知,她虽然有些焦虑,但已没有高考后那段时间的压抑和委屈。她还流露,那种压抑和委屈比瘙痒更难忍受。

    心身医学认为,皮肤作为人体的界面,对外是一面防御刺激的“屏障”,对内是一幅反映自我的“银幕”。一方面,它经常把人体的心理、生理变化反映出来,使人们得以察颜观色,察微见著。同时,给皮肤以某种刺激又能极大地影响人的精神活动,如抚摸和按摩。因而我们认定,患者的神经性皮炎之所以久治不愈,原因是综合性的。最初由于高考落第等精神刺激,加上一些别的什么原因使患者产生了神经性皮炎,由于患处奇痒,迫使她长期挠抓,因而经常继发感染,屡治不愈。病情的严重和持续引起了父母、亲友的重视和关心,这种重视和关心无意中破除了她原来受冷落的心理困境。而且这种重视和关心恰恰是与她的皮炎的轻重缓急平行的。换句话说:挠抓越厉害,病情越严重,关怀也就越多,反之亦然。于是,关怀实际上成了一种奖赏,强化了她的抓挠行为。久而久之,被一再强化的抓挠便形成了一个习惯,因而皮肤病长期持续了下来。基于这种分析,我们要求患者在继续抓紧治疗皮肤病的同时,进行行为治疗。

    首先要确定治疗目标。显然我们期盼患者改变的行为是抓挠皮肤,我们约来她的母亲协助治疗。母亲的责任是暗中记录患者抓挠的次数,并按照医生的设计及时强化患者克制搔抓的行为。

    通过病史和与患者及其家属的交谈,我们了解到以往抓挠的直接后果有:(1)母亲立即上前劝慰、抚摸、守护;(2)性情急躁的父亲见到她遍身有血时绝不发脾气;(3)无须操持任何家务;(4)亲友探望。而每当治疗有效,病情渐愈时,以上四点均截然相反。于是,我们设计一些后果来取代以上四个后果。撇开病人后,我们与患者父母商定,当她抓挠并不断呻吟时,置若罔闻,不要上前抚摸守护,不要让亲友前来探视或询问病情,父亲的脾性也不能因为患者的病情幡然两样。该患者操作的家务应每天完成,不要怜悯。同时,如果患者忍住不抓挠、坚持做家务、上医院次数少,则应予奖励。

    对于患者,我们则明确告诉她,皮炎是可以治好的,可是由于不断抓挠,引起感染才持续至今。患者表示愿意努力克制自己。并在皮肤科接受治疗。

    由于家庭对她抓挠的态度改变了,她抓挠呻吟不再引起家庭的关注,相反当她控制自己不抓而且尽力做家务事的时候,家里却给予她极大的热情和鼓励。此后,她抓挠感染的次数逐渐减少,坚持外涂地塞米松,偶有感染,则加涂一些呋喃西林糊膏,半年后皮炎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