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本土心理学应用践行者

当前位置:首页 >咨询案例

骂人的冲动----强迫性神经症
2015-05-12 15:52:27 来源:

强迫性神经症

疾病分类: 强迫性神经症
常见问题分类: 婚姻家庭问题,自我成长问题
治疗方法分类: 精神分析疗法(短期精神分析治疗)

姓名: 刘某     性别: 男      年龄: 39
教育程度: 中专     社会经济地位: 家境较差     婚姻状况: 已婚 
外在表现: 脑子里出现骂人字眼,控制不住地想骂人,反复出现计数或默读一年。

表现出的问题:
   患者近一年无明显原因地出现骂人字眼,如"坏东西","丧门星","他妈的"。自己内心十分厌恶,却又无法控制。慢慢地,出现一种冲动,见人就想骂,特别是见到异性,骂人的欲望就更加强烈。患者明明知道这些人与他非亲非故,以前也并无大的过结,根本找不到骂人的理由,可就是控制不住地出现想骂人的冲动,为此焦虑不安,害怕丧失控制能力,担心自己会伤风败俗。为了对抗这些强迫观念和冲动,患者想尽办法,比如数数,背课文,背古诗,默读乘法口诀。此后不久,病人常反复计数或默读一些口诀,竟成了习惯,难于摆脱,内心十分痛苦。
既往生活史与当前生活情景。

    病人幼年时丧父,母亲对其从小过分约束,病人对母亲有较强的依赖性,母亲患心脏病去世时病人不在身边,对此十分内疚。

    患者为一工厂工人,生活条件,住房条件均较差。近来因为居住在农村的岳父岳母年迈多病,妻子一直打算把他们接到城里来一起生活。因住房面积小,因此对此计划十分不满,但又难以表示反对,内心十分矛盾。

心理社会发展历史
    1)促使因素:妻子想把岳父岳母接来同住;
    2)先前因素:幼年丧父,母亲管教严厉,性格怯懦,依赖性强;
    3)附加因素:母亲患心脏病去世时不在身边,对此十分内疚;
    4)强化因素:夫妻感情不好,沟通少,有苦难言,过分压抑;
    5)社会文化因素:生活水平低,社会地位不高,处于怯懦,低下之地位。

既往健康状况与治疗史
    无异常疾病史

专家分析、评估与治疗过程
1、诊断:
    根据患者的表现,具有强迫观念,及强迫意向的症状,自己感到痛苦,严重影响生活质量,病程达一年之久,无明确的躯体疾病,符合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强迫症"的症状标准、严重程度标准、病程标准和排除标准,可以明确诊断为强迫症。

2、 症状分析,确定问题焦点:
    病人的主要表现为强迫症状。透过这个症状,需要分析其内部机制。经过与病人的进一步接触和分析,可以及早找到患者的主要问题(焦点问题)为"对岳父母来家计划的反应引起的冲突"。    病人家里条件差,接待岳父母有一定困难,会影响家庭生活质量,这是客观现实。

    患者本来就认为自己是个不孝顺的人,如果对此计划明确表示反对,反对接岳父母来家中时,则会产生自责。另一方面,如果反对妻子的计划,则会伤害夫妻感情,甚至可能失去妻子和孩子。病人既怕岳父母搬来住,又无能力表达自己的愿望。由于过强的超我(自责)及对妻子的依赖,使病人无法表达自己的不满,以致将这种对妻子的不满情绪转移到其他对象上(置换),无法解决的心理冲突转变为"骂人"的强迫观念。治疗前病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内心矛盾同强迫症状之间的联系,治疗者应通过分析、解释,帮助病人认识症状形成的原因及过程。  

3、焦点问题的处理:
    在确定焦点之后,接下来是对焦点问题进行处理,即尽早地认清隐藏在症状背后的冲突,用通俗的语言作出使病人能够理解和接受的精神动力学性解释:弄清来龙去脉,解释症状或障碍是如何产生和发展的,也包括对治疗中出现的移情和阻力现象进行解释。

    通过引导患者叙述有关生活情境,对一系列事实的解释,患者逐渐意识到其强迫症状的背后,有这一冲突形式的存在。通过理解、解释(分析)及启发,而不是指导,帮助病人认识自己,使病人意识到自己个性上的依赖性,早年对母亲的依赖,现在对旗子的依赖,惟恐失去他们而不敢坦率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观点。认识到由于母亲患心脏病去世时病人不在身边,一直受到良心的谴责,有着强大的超我的力量的限制,形成压抑性性格。

    同时引导患者认识到前述冲突的处理方式的幼稚性,将这一冲突进行讨论和现实分析,患者学会理解自己的症状,客观地面对现实,和妻子讨论这一问题的妥善解决办法,如何兼顾目前的现实压力和对多病的岳父母的关照,而不是回避这一冲突,压抑到意识深处。一旦认清这一较为幼稚的情感及行为模式,病人即能转变态度,以比较现实的、成熟的态度和行为去面对生活,解决冲突。强迫性症状逐渐也就得到缓解。

专家点评或综述
    关于短期分析性治疗,有以下几点需要把握。

1、确定焦点问题   
    治疗中医生应采取相对主动的方式,对主要问题或焦点在最初接触时内就要确定下来,或者说在短时间内就要识别出对病人影响、干扰最大的心理冲突。    

    确定焦点之前要详细了解病史,包括个人成长环境和过程、对病人影响较大的生活事件、过去处理问题的一贯方式、目前的处境及治疗动机等。

2、焦点问题的分析与处理
    对于症状的解释不可过于生硬,有时要采取迂回的方式,为时过早或使病人难以接受的解释其结果会适得其反。还需注意,解释不可过多,应慎重地提醒病人所忽略的、没有意识到的问题,将表面上似乎没有联系的现象综合归纳起来。

    短期或焦点治疗不太强凋对早年经历的追溯,而比较重视现实问题对疾病的影响。治疗者应通过解释、启发,帮助病人认识那些尚未解决的心理冲突对症状的影响,弄清目前困境的根源,启发患者自我探索、认识自己、改变自己,最终消除症状并取得较为持久的疗效。  

    幼年的不利因素造成了病人较强的依赖性及较强的超我,这是神经症的一种潜在根源,它使病人解决现实冲突的能力下降,以致在较严重的心理冲突面前束手无策,最后通过"病态防御"形成了强迫症状。按照精神分析的观点,病人对症状的焦虑是表面上的,神经症性焦虑的根源来自内部的压力或冲突。禁止往往来自内部,而不是外部,过分的自责可加重心理负担。   

    心理治疗中医生除了解释症状外,还要启发病人进行自我探索,促使他客观地面对现实、采取新的、建设性的或更恰当的行为态度去处理生活中遇到的问题。通过加强自我、放松超我、转变态度(时间不会太短),可消除症状并取得较为持久的疗效。  
 
3、终止治疗
    在短期焦点治疗中,及时地终止治疗也很重要。并非所有病人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治疗之后都能够顺利地结束,病人也许会提出新的问题、或又出现症状的反复。可逐渐延长会谈的间歇期,鼓励患者将兴趣转向生活的其它方面,增加与社会的接触,增强独立性。 在终止治疗时,治疗者应表示出对病人的信任,以鼓舞、激励病人,使其增强自信,巩固疗效。

4、适用范围   
    短期治疗比较适合于病情较轻、引起症状的冲突距现实生活不很遥远、以及社会功能相对完好的患者。  
 
    同其它心理治疗一样,是否能取得理想的疗效还取决于治疗者和患者自身的条件。在治疗者方面,除了经验与技术外,良好的医患关系及治疗者的人格条件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