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本土心理学应用践行者

当前位置:首页 >咨询案例

身体不适的原因:焦虑 or ......?
2015-05-12 16:09:51 来源:

焦虑性神经症(广泛性焦虑)

疾病分类: 焦虑性神经症(广泛性焦虑)
常见问题分类: 情绪问题;社会适应问题
治疗方法分类: 森田疗法

姓名: 李某  性别: 男  年龄: 36
教育程度: 硕士  社会经济地位: 家境中上等  婚姻状况: 已婚 
外在表现: 紧张性不安伴躯体不适感4年多,常无缘无故地感到担心,恐惧不安,全身肌肉紧张,手心、脚心出汗很多。

表现出的问题:
    患者95年11月起(31岁),因本部门一位40岁左右的同事,在南方出差时因为心肌梗死而猝死,患者为部门负责人,自认为负有一定责任,没有把同事安排好,而常常自责自己。慢慢地想到自己的健康状况,总是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象他一样突然因病死去,为此,常常心理忐忑不安,担惊受怕。不久后出现胸前不适、胸口疼痛,便更加担心,时常焦虑和不安,手心脚心出汗多。到北京几个大型综合医院进行检查,未发现任何器质性疾病,找中医院服中药汤剂无数,稍有缓解。

    96年10月份开始,觉得中药不能解决问题,改服黛安神2#、2/日至今,时断时续。胸痛曾有所缓解,担心焦虑和不安仍或轻或重,持续存在至现在。

    98年5月起,患者胸痛有所好转,然而胃部开始出现不适,到医院开药,服丽珠得乐,每天冲泡,两周后缓解,依然常感到焦虑不安。

    99年2月起感到头昏头痛症状突出,全身肌肉发紧,脸部肌肉尤其严重,心情也逐渐紧张起来。一紧张就头痛,头痛就更加紧张。做脑部检查未发现任何异常,服多种中药均不能得到满意的缓解。99年5月病情加重,不能坚持工作,辞职在家休养。病情没有缓解,故来医院住院治疗。患者自得病以来,食欲、睡眠尚可,二便正常。

既往生活史与当前生活情景
    患者同胞四人,排行老四,父母均有高血压史,否认父母系三代内有精神疾病病史。患者足月顺产,小学、中学顺利,在南方上大学、读研究生、学理工专业。在北京一研究所工作,为工程师,原任部门主任。因病于住院前半年辞职,在家休养。夫妻感情融洽,有一子4岁,妻儿健康。

心理社会发展历史
    1)促使因素:单位同事因病猝死。
    2)先前因素:患者病前性格偏内向,做事认真负责,期望把一切都安排好。3)强化因素:工作紧张,压力大。
    4)社会文化因素:文化水平高,关心自己的健康。

既往健康状况与治疗史
    患者既往躯体健康,无重大躯体疾病史。

专家分析、评估与治疗过程
    根据患者的症状表现,出现紧张不安,无缘无故地担心自己的健康,怕自己会因为一些躯体的问题,而象那个同事一样死去,同时常常伴有躯体的不适,表现为全身肌肉紧张,尤其是后期面部肌肉发紧,并且手心、脚心出汗很多。严重影响工作和生活,以至于辞职。病程持续连续达4年之多。医院检查无任何明显的器质性疾病,符合中国精神疾病焦虑性神经症(广泛性焦虑)的症状标准,严重程度标准、病程标准和排除标准。可以明确肯定为焦虑性神经症(广泛性焦虑)。

     患者病前性格偏内向,做事认真负责,有较高的成功期望,希望把一切都做好,对自己要求就很高。因为要把一切都做得完美,必须保持良好的状态,包括躯体的和心理的。躯体上,不能有任何的不适感,精神上不能有一点紧张和不安。稍有风吹草动,便觉得大祸临头,更加担心会出大事。对于躯体上和心理上的不适,要想控制是很难做到的,越担心就越紧张,越紧张,就越感到不舒服。慢慢地,这些不舒服就愈加明显,逐渐放大,以至固定,成为个人生活的一部分,怎么也改变不了。这种表现,采用森田疗法的一种适应症。通过森田疗法的一定程序,逐渐消除患者对躯体不适的过分担心,接受这些常人都有的躯体和精神上的不适,顺其自然,带着这些不舒服,努力去做该做的事情,这些不适,就会自然而然的逐步缓解以至于消失。

治疗过程:
     准备期:患者逐步适应了住院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对医生护士建立了信任,表示愿意配合医护要求,遵守森田疗法的具体程序规定。同时做一些常规检查,包括心电图、胸片等,以了解患者的躯体确实没有明确的问题。

     绝对卧床期:入院第三天进入此期。患者平时平卧床上,由护士送饭。每天坚持记日记和医生进行书面交流。患者初期感到浮想联翩,难以平静,感到紧张而不愿意卧床,经解释觉得能够适应,表示愿意坚持。卧床过程中思考自己的人生得失,性格特点,家庭关系和工作状况等。医生给以一些简单的指导,重点要求患者不谈症状,按照要求坚持卧床。到了卧床第七天,患者感到独处生活难于忍受,想起来作点事情,而转入轻体力劳动期。 

     轻体力劳动期:患者起床后,根据治疗的要求,主动寻找一些体力活动,如抹桌子,扫地,这些都是以前从来没有干过的活,自觉每天做些事情很愉快,虽然还会有些肌肉发紧,情绪紧张,有些担心,但是能说服自己,忍受这些不适,坚持每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日记内容越来越丰富,对自己得病以前刻苦工作,心无旁骛。得病以后,全部精力又集中到健康方面,以至越陷越深,生活的全部就是关心自己的症状,以至于得不到解脱。在劳动中,患者有所领悟,对自己的痛苦不再想逃避而是接受,并能带着这些痛苦坚持劳动。患者在一周左右时初步体验到顺其自然的道理。

     重体力劳动期:患者能够每天进行重体力劳动,种菜搬砖。以锻炼其忍耐力、锻炼坚强的性格,努力培养自己的外向型生活态度。如果患者在医生的指导下坚持工作,逐渐适应重体力劳动,也自然对劳动产生兴趣,情绪逐渐沉静,稳定下来,症状自然得到缓解,慢慢意识到自己的症状的主观性。此时和患者交流增多,讨论内容更加广泛,探讨如何对待情绪的规律,"顺其自然,为所当为"的思想,着重克服其主观性,8天后进入生活训练期。

     生活训练期:患者换上自己的衣服外出进行正常的生活,因为家离医院不远,允许间断地回家,恢复其社会角色,要求患者保持良好的生活态度。患者自如地上街购买物品,参加集会,在以前的环境中生活。同时坚持写日记,以便医生掌握其内心体验,以利于指导。患者逐渐恢复到正常水平,出现一些波动时,则引导患者再体验森田理论,学会以顺其自然的态度处理所遇到的事,在实际生活中再运用森田理论的原则,去进行有意义的建设性生活。

专家点评或综述
     患者文化水平较高,比较适合认知治疗,在日记批示,日常交谈中注重深挖个性的特点,充分解释森田疗法的道理。比如生的欲望,精神交互作用,疑病素质,精神拮抗作用等森田疗法对神经症的发病机制的解释,克服自我中心性,陶冶疑病素质,转移对自身健康的过分关注。

    焦虑症治疗的关键在于理解"顺其自然,为所当为"的思想。所谓"顺应自然",就是对内心的不安、焦虑体验等症状顺从地接受;而"为所当为"是指在顺从接受不安和担心等症状 。就应该带着这种心理,越是感到症状出现越坚持体力活动,成为症状的主人,而不是屈服于症状;从而获得稳定,愉快的情绪,减少焦虑、烦躁。被症状所苦恼的人,总说自己不能做,其实是不肯去做罢了。出现症状,只能顺应自然,对症状不抵抗,自己的行动和态度也不受症状的干扰,应像正常人那样生活、工作和学习,这就是"为所当为",如果坚持做下去,就会逐渐习惯,痛苦也会逐渐减轻。即使患者还感到有症状,也不会对日常生活形成障碍了,症状的威胁力已不存在,可以说这已不算症状了。当然,患者仍会有某种程度的担忧,这种担忧谁都会有,这就是已治愈的状态。同时,要随着原有的欲望和目的积极实践,做应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