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本土心理学应用践行者

当前位置:首页 >咨询案例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2015-05-14 14:49:01 来源:
 


                                                     \

疾病分类: 神经症;强迫症;恐人症
常见问题分类: 性心理问题
治疗方法分类: 认识领悟疗法

姓名: 略    性别: 女    年龄: 21
教育程度: 大学一年级学生 社会经济地位: 略 婚姻状况: 未婚 
外在表现: 病人对医生有礼貌,身体稍瘦但无异常。

咨询与治疗全程
    病人女性,1967年出生,大学一年级学生。

    第一次会见(1988年6月7日)

    病人自己从外地来北京看病,叙述病情及病史如下。

    生于知识分子家庭,有一哥哥,家人相处好。自称病前性格开朗、好动,但很"爱面子",不愿听到别人议论她的缺点。

    12岁初来月经,以后开始对男同学有特殊的好感。1982年(15岁)高中一年级,心里爱上了一个男同学。当时,老师们都严厉批评中学生谈恋爱,自己也认为这个年龄不应当想这些事,便努力控制自己。从这时开始,注意自己的外貌,想到自己体瘦,不丰满,不美,感到自卑,很羡慕发育好尤其是胸部丰满的女同学。与此同时,发现高中的老师不像初中时的老师那样喜欢她和重视她。这些都使她烦恼。性格渐渐变得孤僻,学习成绩下降,喜读爱情小说,常有一些性幻想,但又批评自己不应该这样。

    1984年高中三年级,17岁了。情绪仍感到压抑。不知为什么常想起女性的乳房和男性的阴茎,并不由自主地注视女同学的胸部和男同学的下身阴茎部位。想到这是一种"坏思想和坏行为",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越控制,要看的欲望越强烈,内心很紧张。不久,发现女同学们和她疏远,男同学也以鄙视的眼光看她,因而不敢接近他们。看到他们感到脸红,表情不自然。继而听到有人不指名地骂她"色狼"、"下流眼神",也有人在她旁边吐痰,说讽刺话。坚信这些都是针对她的。以后更不敢看人,尤其不敢和人对视,包括不相识的人。脑子里经常出现接吻和性交的念头,谴责自己"不正经"。

    1985年高考落榜,补习一年,1986年考入大学。到了新的环境。要看乳房和阴茎的冲动虽然还存在,但感到别人对她的辱骂少了。过了不久,又发现别人看出了她的内心活动,对她的讽刺和辱骂又出现。从此不到校上课了,心里极为苦闷。曾有一次私自乘火车跑到外地企图自杀,服大量镇静药后昏迷,被发现救醒。家人接她回家后多次问她自杀原因,才讲出一些自己的苦恼。哥哥说她太多疑,便认为哥哥不理解她。复学后,情况如前。这时想到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可能因为"心理不平衡"了。

    1987年,家人带她到当地心理卫生中心看病,诊断为强迫症。服氯丙米嗪两周,无效,改用行为疗法,遵医嘱当出现"念头"和要看的冲动时,即拉弹另一手腕上的橡皮圈多次。自觉无助于克服自己的想法,当地医生介绍来北京诊治。

    病人对医生有礼貌,身体稍瘦但无异常。主动叙述病的过程,对她不能控制自己的"坏念头"和"坏冲动"感到焦虑,对不能和人交往很痛苦,认为这都是病态。但坚持认为男女同学还有不相识的人都看出了她有"下流"思想并投以鄙视的眼光,这些都是真的,确有其事。

    医生向她讲解人到青春期出现性爱的幻想以及和异性接近的欲望,都是正常的,谈不到"不正经"。何况她已经21岁了,不必过分谴责自己,也不必控制关于性的念头。另外,医生还指出,一个人内心里想什么不说出来,别人是不会看出来的。病人对后一说法表示怀疑,说她确实发现别人看出了她的想法,而且那些讽刺话确是对她说的。

    医生要求她先冷静下来思考医生提出的建议,并鼓起勇气向别人调查来检验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要写出书面体会。病人表示愿意照办。这次会见用了两小时。

    第二次会见(1988年6月10日)

    病人焦急表现渐轻。上次会见后,她向在北京某大学读书的中学时代的女友询问,问她能否看出她有什么"毛病",心里在想什么。对方郑重表示看不出什么。只是说,发现她自高中起即不爱和人讲话,但不知为什么。病人把"心病"告诉了那位同学,对方很吃惊,认为病人太敏感了。并说她本人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性幻想,怕人看出来。后来听说大多数青年人都有,属于正常现象,也就不在意了。病人说,她相信这位老友的话,自己以前的判断开始动摇,心里感到轻松了很多。联想到医生对正常性心理的解释,感到以前对自己确是过于压抑了。关于这一点在她写的书面体会中谈了不少。

    医生要求她继续调查,并指出,她不由自主地要看男人阴茎的冲动,除了因为缺少正常性知识并存在好奇心外,还有其幼年根源。要她尽量回忆幼年的性经历,不必有羞耻感。病人表示,幼年的事"记不清了",也不能体会她的病和幼年经历有什么关系。在医生的鼓励下,愿意回去想想。

    第四次会见(1988年6月17日)

    两天前和医生短时会见(第三次),重复以前的讨论。今天来主动向医生报告,说她的病有明显好转,对自己脑子里的性幻想可以原谅了,面对路上遇到的人也感到比较自然了。体会到医生嘱咐"表情不在意,内心不谴责"的重要性。对摆脱内心苦恼有了真正的信心。

    病人在犹豫了一阵子之后,讲出了幼年期的一些经历。大约在4岁多时,有一次和一个同龄女伴听邻居伯伯(30多岁)讲故事,讲到一半,那位伯伯去厕所大便,病人和女伴尾随进去,清楚地看到伯伯的阴茎。当时只感到好奇,以后便忘记了。到了十三四岁时懂得了一些男女间的事以后,再遇到那位伯伯,便想起她的阴茎,感到害羞。后悔当时不应跟去看。17岁(1984年)患病后,脑子里时常清楚地浮现出阴茎的形象,从此便谴责自己有"坏思想"。但内心里又有想看的冲动,便"身不由己"地注视男人下身阴茎部位,内心紧张,对自己不能容忍。

    病人承认在上次会见时,医生问她幼年性经验,她不愿讲出,推说"不记得了",实际上并没有忘。回去后想到现在的病可能和这个经历有关,才下决心讲了出来。除此以外,在八九岁时曾和那个女伴互相摸过阴部,感到舒服,十六七岁后经常手淫,对手淫并不谴责。

    医生夸奖她接受治疗态度认真,并指出幼年性经历本身是一件平常的事。但她以后受到的教育使她责备自己。这种压抑遇到青春期出现的正常性欲望,形成冲突,便出现心理病状。只要认清这些想法、愿望和性的幻想都是正常的,没有必要谴责,冲突也就不存在了。

    病人表示有新的理解和体会。

    第六次会见(1988年6月27日)

    三天前和医生短时会见(第五次),医生重复以前讲过的内容,解答了病人提出的问题。今天来向医生说,她对女性胸乳部可以看自由地看,不谴责自己,确实不感到恐惧了,但对于男性还不能坦然地接近。在病人写的书面体会中说:"回忆十几岁时开始对异性有好感,便自然地去想幼年那次经历……似乎有一种什么力量在驱使自己老想去看,但从小接受的教育在我心里又不允许自己这样做,矛盾解不开……,4年来,都是这样。"

    医生指出,她那种难以驾驭的冲动来自幼年,是幼稚的幻想驱使她要去看。它代表幼年的愿望。实际上是看不到的,因为成年人都穿着裤子。在成年人看来,这种冲动是毫无意义的,根本不必去控制它。

    病人认为有启发,愿意深入思考。

    第七次会见(1988年6月30日)

    病人说,她深入思考后,真正认识到现在的病态表达和幼年经历有关。因为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在衣服外面看到男人的阴茎。她说,认识到这一点像突然醒过来一样,心情大为平静,似乎找到了病的根源。以前不能理解的盲目冲动,现在可以理解了。已经能心地坦然地注视别人的眼睛,甚至看男人的下身,不像以前那么"在乎"了。自称好了70%,只是对别人看不出她内心想法这一点还不能完全相信,以前发现的同学们对她鄙视态度和各种表示,当时感到很逼真,还不能完全否定自己的亲身体验。

    医生鼓励她继续调查。

    第八次会见(1988年7月13日)

    病人很高兴,见男人和女人都不怕了,看男性下身也不在乎。可能是因为不再控制自己的缘故,要看的冲动也少了。近来又向两个在京上大学的中学时代的男同学询问,他们都说看不出她有什么病,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甚至对她为什么提这类问题都不理解。但她还是不能完全相信。因为以前她和女同学私下里也常议论某男同学"眼神不正派"等等。不过,病人表示愿意遵照医生嘱咐回家后继续调查。

    第九次会见(1988年7月28日)

    这是一次总结性的会见。病人说,她的病已经"基本上"好了,要回家去了。对医生表示感谢,并认真写了书面总结。她表示要回家去继续询问调查高中时期的同学以证实医生的话。

    1988年8月27日接到病人来信,说她回家后心情越来越好,和治疗前比"判若两人"。自己觉得心理成熟了,感到没有继续调查的必要。准备再上补习班,明年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