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本土心理学应用践行者

当前位置:首页 >咨询案例

我想拥有一个优质睡眠
2015-06-19 11:41:49 来源:

疾病分类: 与心理因素有关的生理障碍(睡眠障碍)
常见问题分类: 自我成长问题
治疗方法分类: 行为疗法(冲击疗法)

姓名: 略 性别: 女 年龄: 26
教育程度: 中学毕业 社会经济地位: 工人。业余时间酒吧唱歌,收入颇丰。 婚姻状况: 未婚 
外在表现: 身材苗条匀称,一脸倦容。健谈,踌躇满志。

表现出的问题:
    患者入睡困难,顽固性失眠。两个月后将要参加歌手大赛,担心失眠影响她的精神状态,影响她水平的正常发挥,情绪焦虑、肌肉紧张。

既往生活史与当前生活情景
    患者系某工厂的工人。她自诉天生一副好歌喉,加上长得苗条匀称,在厂里还是一个众人瞩目的人物,平常骄傲得像个小公主,但心里一直不很平静,总觉得做个工人委屈了自己。6年前开始,常在业余时间去酒吧唱歌,收入颇丰,但苦于未遇上“伯乐”,未能崭露头角。每每唱罢归来,都已近午夜,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迟迟不能入睡。若是遇上父母亲的责难喝斥,更是浮想联翩。母亲无奈的眼睛、父亲挥舞着的拳头、酒客肆无忌惮地调笑、同事鄙夷的神情……走马灯似地在脑海里反复重现,几乎通宵达旦。曾就诊于几所医院,被诊断为神经衰弱,服用过多种催眠药物和抗焦虑药物。每种药物服用初期有效,尔后药效渐渐降低,需增加药量才能维持睡眠,直到极量,最后失效。几年来,在药物的帮助下,睡眠时好时坏,但尚能维持基本睡眠。自诉白天精力尚可,情绪也挺不错。但近一年来,病情加剧。工厂因产品滞销,每况愈下,工人们纷纷自谋出路。她更急于改换门庭。常奔波于各文艺团体之间,频频应试却屡屡受挫。凡见到“歌手大奖赛”的广告,她总是报名参加,但最好的成绩也只是进入复赛圈。因此,失眠不断加重,几乎任何药都无效。常常是连续几天几夜不能安睡一次。白天便精神不振,昏昏欲睡。

    透过她那淡淡的粉饰,仍看得出一脸倦容。交谈中却还是显得那样健谈,那样踌躇满志。她觉得每次比赛或考试都没有发挥自己的水平,因为失眠影响了她的精神状态。两个月后又有一次歌手大赛,她不希望错过这次机会。她说为了唱歌,她已奉献了自己的一切。为此她一直不谈恋爱;为此她把自己大部分的时间和收入都花在拜师学艺上。她恳求我们助她一臂之力――帮助她解决睡眠问题。她认为只要每晚能正常睡上几个小时,她便能在赛期中进入最佳状态,一旦水平发挥正常,优胜非她莫属。

心理社会发展历史
    1、先前因素――患者踌躇满志,自视过高、不满足现状。
    2、附加因素――个人生活不规律,父母亲的不理解,生活环境不良。
    3、促使因素――事业发展屡屡受挫。归责于失眠。
    4、附加因素――长期服药,对药物后果恐惧,产生耐药性。

既往健康状况与治疗史
    曾就诊于几所医院,被诊断为神经衰弱,服用过多种催眠药物和抗焦虑药物。药量逐渐增加至极限,最终均失效。

专家分析、评估与治疗过程
    患者主要表现是入睡困难。首先是由于入睡前思绪繁杂、情绪焦虑、肌肉紧张,因而入睡的潜伏期延长;其次由于她对音乐的敏感,即使是从远处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弦律或并非有节奏的敲打声,都能唤起她的兴奋和共鸣;最后,由于长期服药,对药物后果的恐惧和耐药性的缘故,催眠药的作用很差。

    另一方面,白天精神萎靡,似睡非睡,实际上是一种代偿,是由于过分疲劳引起大脑的“局部”抑制。大脑的各个“局部”由于相继在白天得到了适当的休息,因而在夜间的不同时间里便较易兴奋。这种大脑里各个局部不是同时地兴奋与抑制,造成了大脑各部分之间睡觉状态与觉醒状态始终不同步、分布不均衡。表现为白天不是充分地觉醒,夜里也不是充分地睡眠。

    患者的失眠症状令她非常痛苦,求治若渴。

    医生向她介绍了冲击疗法。并告诉她用冲击疗法治疗失眠还是一种新的疗法,世上尚未见先例报告。冲击疗法通常治疗的是恐怖症。恐怖症患者有明显具体的恐怖对象,用这些恐怖对象去刺激、冲击患者,使之适应这些恐怖对象,这叫做有的放矢。这位失眠症患者不同于恐怖症,她没有什么特殊恐怖以致常常被迫回避的对象,那么用什么去冲击呢?冲击的结果是消除恐怖情绪,她并无恐怖,那么冲击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认为,这位患者入睡困难是大脑皮层未达到足够的抑制的表现,如果让其持续强烈地兴奋,也可能会物极必反,产生抑制,这正符合冲击疗法的原理。当然,强行使大脑持续兴奋可能会导致一些不良后果,因而有一定风险。但是考虑到她经多种治疗均无疗效,且个人意向坚定,我们决定稍越雷池半步,设计了如下一个治疗方案。

    刺激物选用易使她兴奋的几首摇滚乐曲,那些奇妙的音响组合震耳欲聋,不时迸发出一阵含混的尖叫声更使人惊心动魄。治疗场地就在患者的家里。患者的父母、妹妹和一位好友配合进行治疗。

    第1次冲击:安排患者进行紧张劳累的工作和活动,如购物、洗衣、看书、打麻将、唱卡拉OK等。活动一项接一项,不留间隙。晚上由家属好友轮流陪同,或看电视,或做夜宵,或谈天说地。患者午夜之后已有倦意,但由于各种活动持续干扰,患者不得闲暇。黎明时分患者睡意渐浓,不时想闭眼打盹,此时给患者戴上耳机,播放摇滚乐曲,患者精神又振奋起来。时间一久,患者又觉疲乏,想在沙发上靠一会。陪同的人不允,拉患者起身,随着乐曲边哼边跳。中午时分,患者虽然尚在手舞足蹈,但显然已是强弩之末,稍不提醒便站住不动、低头打盹。陪同人员又是一阵喧闹折腾,但患者此时已无动于衷,躺在床上酣然入睡。时间已是下午1点。患者睡得很沉,将搬放在床上也未弄醒她。尽管她睡得很香,我们还是按照预定计划在8小时以后唤醒她。

    第2次冲击:患者被唤醒时是晚上9点,先是看电视,然后是打麻将,精神很好,通宵达旦。白天,同另一位陪同人一起登山,下山时觉体力不支,中午赶回家中,洗完澡后想上床休息。陪者阻之,让其戴上耳机,击掌顿足,摇滚起来,顷刻之间,那歇斯底里般的歌声、叫声、电声乐和打击乐声,便将其睡意荡涤得无踪无影。患者又显得精神焕发起来,摇头晃脑,又唱又跳。但没过多久,便势头锐减。陪同人又设法与患者进行一阵疲劳战。约在下午6时,患者睡意似不可抵挡,和衣而卧,任人呼叫也不理。

    第3次冲击:凌晨2点唤醒患者。醒来之后,又是紧凑的活动安排。同前两次一样,在患者想睡时,以大音量摇滚乐冲击。患者约在晚上10点左右入睡,黎明时分被唤起。起床后跑步、收拾房间,恢复正常生活节律。

    一周后患者告诉医生,她自我感觉很好,不吃安眠药也能睡觉,好开心!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她说凭这种精神状态,大奖赛胜利在望,一副志在必得的劲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