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点地图
首页 | 动态信息 | 热点关注 | 专家专栏 | 走进心理 | 心理生活 | 心理人物 | 好书推介 | 心理史记 | 警察心理 | 咨询论坛
培训 | 招生简章 | 分支机构 | 报名条件 | 师资简介 | 常见问题 | 缴费方式 | 选课试听 | 合作加盟 | 在线报名 | 客服中心
无标题文档
当前页面:人物访谈- > 心理人物 > 行业精英

在美国,他是当代心理治疗领域的大师级人物,著名的团体治疗专家。同时,他又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畅销书作家。他就是——欧文·亚龙(Irvin D. Yalom)。非常希望能和大家一起来了解他。我们专门准备了对他的独家专访,以及作品节选。

欧文·亚龙,1931年美国华盛顿出生,父母是俄罗斯人。美国团体治疗的当代权威。出版过数本心理治疗专业的经典作品和一系列的心理小说,获奖无数。2007年3月,亚龙被推选为美国第四届“最有影响力的心理学家”之一。

美丽的初夏下午,倚在洒满阳光的沙发上,我读完了亚龙最新的一部长篇小说——《叔本华的治疗》。

这是一本让我悲伤着坚强的小说。故事开篇,就是主人公——65岁的心理医生朱利斯——被查出身患绝症。“他要如何面对?接下来的日子要怎样度过?”这种意外到来的死亡,让我在阅读过程中总是感到胸口紧紧,总希望在下一章节就看到朱利斯的命运出现转机,最好是误诊。但是,尽管奇迹始终没有出现,尽管故事中充满面对死亡的压迫感,我却在心生悲凉的同时,感到身体里越来越充满更好生活的力量。

其实亚龙的小说从来就没让人失望过,他总是在讲述一个曲折动人的故事的同时,把一个经验丰富的心理治疗专家对生命的感悟传递给大家。比如这部《叔本华的治疗》,他用一种轻快的笔调讲述——我们必须面对的死亡阴影,以及叔本华的人生哲学。

当然,亚龙更具特色的是,他总是直接回答一些时常困扰我们的问题,比如:人为什么会死亡?我们应该如何生活?自由是什么?并在作品中详细阐述他的存在主义观点。

亚龙是谁?

欧文·亚龙是俄罗斯犹太移民的儿子,1931年在华盛顿出生,在贫穷的犹太区长大。在他还是一个少年时,就已经通览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列夫·托尔斯泰的作品。用亚龙自己的话说,他是“吮吸着存在主义文学的乳汁”长大的。之后,他又阅览了萨特和加缪等许多哲学家、文学家的作品,认同尼采和伊壁鸠鲁的理念和观点。

而在心理治疗的道路上,亚龙早年师承新弗洛伊德学派大师沙利文(Harry S. Sullivan),将客体关系心理疗法发扬光大,成为美国团体治疗的当代权威。另一方面,他还将存在心理治疗融入实践中,成为与罗洛·梅(Rollo May)齐名的存在主义治疗专家。

1980年,亚龙发表了他最具学术性质的文章《存在主义精神疗法》。在这篇文章中,他定义了生活的4个终极问题,即:不可避免的死亡;我们内心深处的孤独感;我们需要的自由;还有一点就是,也许生活并无一个显而易见的意义可言。他认为我们生活中的所有痛苦基本源自这4个方面的困扰。

2007年3月,亚龙被推选为美国第4届“最有影响力的心理学家”之一。如今,76岁的他仍在加州派洛艾图与旧金山两地执业,同时还在继续写作。在他的多部小说中,他一直传达着他在临床实践中总结出的最核心的一个理念——医患关系是治疗生效的最主要动力,而治疗是一种可靠的方式来使我们接受和体验自己生活的状态。

欧文·亚龙的专访

您钟爱存在主义心理疗法,关注存在的大问题。比如: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如何接受死亡?为什么?

欧文·亚龙(以下简称“O”):在美国,由于健康保险的限制,很多心理医生只能给患者进行短期治疗。这样仅能对某些症状,比如饮食障碍起作用。但是,还有很多人咨询更深入的问题,特别是身患重病或面临死亡的人。上了年纪、即将退休的人也总问:“我们都会死,我们如何面对这个现实?”当然,这些都是哲学问题,但却真正贴近我们每个人的生活。

许多病人告诉我,他们在敢于思考死亡问题之后,就变得更明智,内心更丰富。在遭到别人拒绝后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不安,而更乐于先去做心目中最有价值的事情。为什么心理医生不利用这些认识为病人的生命带来改变?

您的两部小说都以哲学大师为主角,是因为十分认同他们的思想吗?

O:我经常把自己比作一个剽窃哲学家劳动的拿来主义者,把他们的思想提炼成金,再运用到治疗过程中去。几年前,我接待了一位女病人,我们一起花了很长时间才得出结论——她渴望的,是爱,但并不是特指被谁爱上。换句话说,我们渴求的是堕入爱河的状态,而非与特定的某个人相爱。其实这就是尼采关于爱情的思想!他的那句箴言是——我们爱的不是那个人,而是爱情本身。

学习哲学可以作为治疗方法吗?

O:伊壁鸠鲁认为对死亡的恐惧造成了人类的痛苦,他的许多作品都在研究减轻这种痛苦的方法。但在治疗中,心理医生仅仅接受某些概念或者思想观念是不够的,还要反复学习如何与他人沟通和交流。医生和患者之间的关系是治疗生效的最重要动力。

这一点是不是也正将您的治疗方法与传统的精神分析法区别开来?

O:在治疗方面,我从不认为精神分析法非常有效,但我坚信精神分析是认识自己的好方法,尤其是对那些正在参加精神治疗培训的医生来说。因为任何治疗方法的形式说到底都是弗洛伊德式的。如果我们关心患者不自觉的动机、梦、患者在人际交往中移情的方式,那就说明我们信奉弗氏学说。事实上,弗洛伊德的学说根本没有什么具体的正统方法,他传递的是一种精神。

那团体治疗又是怎样的?

O:有些患者很难单独面对面地与医生建立关系,团体治疗非常适合这些人。团体治疗可以帮助患者学习和体验与团体中的其他成员交流、合作,然后通过患者之间的沟通和信息传递,以及他们之间的相互帮助更好地进行治疗。

心理治疗真的能够减轻人类的痛苦吗?

O:当然。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生活中最基本的一些问题,也或多或少会感受到痛苦。这种痛苦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相同的。只不过有些人会感觉更严重,可能是因为他们在经历痛苦的时候年龄还太小,也可能是因为在经历痛苦的时候,却没有父母给他们爱的温暖和安全感,所以他们就会被这种痛苦所吞噬。我相信自己能够帮助他们。

当治疗起作用时,有什么表现?

O:病人对医生的种种抱怨会慢慢变少,甚至会完全消失。他们与其他人的关系也会改变。最终在几个月之后(在我治疗的病人中,最长不过1~2年),他们就会发现治疗已经不是他们生活中最主要的事情。他们过着自己正常的生活。当初促使他们来找我治疗的那些原因也就慢慢消失不见了。

您工作中的快乐和痛苦是什么?

O:毫无疑问,工作让我的生活变得有意义。在治疗别人、帮助别人成长和改变的同时,我也享受到一种成就感。但是我也有难题,最主要的就是孤独感。我们每个医生都是独自工作,同事之间很少接触。另外,这种工作压力很大。但不管怎样,工作带给我的快乐远远大于痛苦!

推荐书籍: 《诊疗椅上的谎言》

 

相关链接: 停不了的外遇,问题在哪里?---张怡筠
孟非:生活从下班开始
“认知”随想--山东烟台王春福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客服中心 | 合作伙伴 | 广告业务 | 招聘启事 | 投诉建议
Copyright @2003 psychc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华夏赛科技术发展有限公司 华夏心理网